习惯性流产饮食

出租子宫的疯狂代妈们:只要赚到钱,管它好不好

 

  “代妈”李蓉(化名)说,开始一个月给2000块生活费,到代怀孕三个月给1万,从第五个月开始每个月是2万,一年可以挣十几万。“以前累死也挣不了。像我(以前)干了两份工作,一天就上十几个小时的班,一个月才能攒4000块钱。”

  某代孕机构负责人吕进峰告诉记者,“代妈”的群体比较复杂,基本上是经济情况比较差的已育妇女。农村乡镇城市都有。

  记者又来到了另外一家地下代孕机构,遇到了某代孕机构的保姆秦某。她表示现在不做“代妈”了,只负责做饭还有介绍人过来。“稀里糊涂就生了,钱就挣了,就这么简单。”

  记者随后来到秦某家乡,发现这里不少妇女在做“代妈”。

  村民们告诉记者,一个村民小组里有上百人做“代妈”,隔壁几个村有的甚至一整个村民小组的人都去了,还有婆媳一起去的。就像打工一样,你带我我带你,就带出去了。以前做“代妈”还怕别人说,现在就光明正大了。记者了解到有一位村民家中小女儿、大女儿和儿媳妇都在做代孕。

出租子宫的疯狂代妈们:只要赚到钱,管它好不好

  另一位村名说,“生一个孩子,一弄几十万回来,婆婆哪还和媳妇吵啊。有钱了,家和万事兴。”当记者问及会不会觉得做代孕不太好,她回答只要赚到钱了,管它好不好。

返回列表